您现在的位置:温州第十二中学>> 党政工群>> 工会阵地>> 退协之窗>> 退协活动

退协活动

登临江浙第一峰

作者:谢永林 来源: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4年04月11日【字体:

早就作了周密的安排,要在深秋时节攀登江浙第一峰——龙泉山的黄茅尖。此峰海拔1929米,高于东岳、南岳、西岳、中岳等名山。了不得啊,无论如何得上去看看。

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就在我们出行的当天,绵绵阴雨,下个不停。车到龙泉境内,雨下得更大了。身在龙泉城里,举目遥望南天,唯见一片朦胧,黄茅尖躲起来了。看来登山是有难度的,大家都很失望。但不知何故,我突然冒出逆向思维:秋雨壮行,天赐良机,何不威武开拔?

走!全都上去!

盘山公路又长又窄,曲曲弯弯。45座的旅游车尾大不掉,显得很笨拙,只能小心翼翼地爬行。我靠窗而坐,看路边的树木只露出个顶部,估计都是长在峭壁上的。树下面是翻腾的云海,深不可测,悬。好在漫山烟雾虚化了车外的险状,也淡化了我们的恐惧心理。一车人闭目假寐,任其盘旋而上,也不管路程的长短和山势的平陡,走一程算一程吧!

车子爬行了一个小时左右,终于到达1400米高的龙泉山景区的入口处。我们稍事休息后就开始徒步行进。导游说,有两个选项:脚力好的,可沿着数千级石阶,征服500余米的垂直高度,抵达极顶,这有点累;脚力次者,请选平缓之道,走看大峡谷和瓯江源,比较省力。24位驴友立即分道扬镳,登山的和看山的各占一半。我当然选择前者。

500多米高度的登山步道,是一条黄金风景线。三四尺宽的石梯两旁,古树、老藤、山花、野草、曲溪、深潭、奇石、绝壁,触目皆是。烟雨给我们增添了太多的麻烦,也给我们带来无穷的意趣。雾里看山,扑朔迷离,恰似仙境。

走了半个小时,看到提示牌上标明,离主峰还有300米。看看周边,景色大变:林木稀少了,树枝矮小了,山风更大了,云雾稀薄了,天空也开阔起来了。雨还是很大,一把小小的天堂伞挡不住雨水的侵袭,我的衣裤也越来越沉重、潮湿、冰凉。又往上走了一阵子,眼前一片通亮。偶尔雨停,烟雾立即散尽,视野顿然开阔。转身俯看,缠着流云的远山犹如一幅幅高清照片,呈现在我的脚下。这分明是“一览众山小”嘛,感觉不错。

再往上走一段路,又是另一番景象:头上是灰白的苍穹,脚下是平阔的山野,天地寥廓,豁然开朗。直觉告诉我,离顶峰不远了。果然,提示牌上写着“您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海拔1900米的高山矮曲林”。我不懂植物生态学,只能望文生义地去解读“矮曲”的意思,大概是指植物都是矮小的、扭曲的吧。再看看那些松树和某些不知名的植物,全都是矮个子,像得了侏儒症,而且盘曲如虬,鲜有挺拔的。连那些素以青翠修长而扬名的江南毛竹,在这儿也明显矮化了,高不盈三尺,枝叶稀疏。理论和实景一对照,“矮曲林”是啥玩意儿,自然就明白了。

驴友们呼喊着,冒着一阵大雨,快步攀登,走完最后一段路,直抵黄茅尖。大家歌唱啊,嬉闹啊,摆型啊,装酷啊,拍照啊,简直是喜极而狂。

其实,这“江浙首峰”仅是一个小小的山坪而已,看起来既不险峻挺拔,也不冷酷霸道,毫无飞扬跋扈、不可一世的架势。如果不是那座紫铜碑上镌刻着“江浙第一峰”五个大字,谁会把它放在眼里?可见,真正的“高度”不在于表象,而在于实质。

余秋雨说得好:成熟,是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,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。

    山是这样,那么,人又何尝不如此?

收藏 打印文章

上一篇:没有了!

下一篇:大罗山上看“龙脊”[ 04-11 ]